站内搜索
     
特别专题



火山杨礼赞

录入:  www.jlngd.org.cn   2019/9/19  人气:249

火山杨礼赞

              /闫向彬(松原)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午饭后,导游带我们游览五大连池最具代表性的景区——老黑山火山熔岩,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就是长的又矮小又弯曲的杨树,导游告诉我们这的杨树叫火山杨,生长在熔岩台地和石崖峭壁上,科考名称叫小黑杨。在我看来,这不就是小杨树吗,而且还其貌不扬。其实,火山杨原本就是杨树,只因他生长在火山喷发形成的熔岩台地,并在这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发生了种种变异,所以人们称之为火山杨,一则表示其生长环境的特殊性,二则表示人们对在这不该出现生命地方出现的生命的崇敬。

  当游览车在五大连池熔岩台地缓缓行驶时,心中便已生出异样,脑海里突兀地蹦出盘古开天四个字儿来。天气蒙鸿,萌芽兹始,遂分天地,肇立乾坤,启阴感阳,分布元气,乃孕中和。盘古在开天劈地时,尽管天地混沌,混沌之中却已孕育着生命的希望。在这里,看到的、感受到的,也是生命的顽强。

  数万年前,红红的火山熔浆挟着冲天的黑烟从这里席卷而过,所到之处一切生灵在这场浩劫中均化为乌有。炙热的熔浆冷却后形成冰冷、坚硬、漆黑的熔岩。在这里,时间扮演了一个多情的推手,或许是几百年,也或许是几千年,在这片寂静而空旷的大地上,散落了些许稀疏、微薄的土壤。那些被风刮来的种子没有别的选择,他们只能在这里艰辛而又顽强地孕育绿色的生命。他们没有权利去追求枝繁叶茂、没有权利去追求挺拔秀丽、没有权利去追求根深蒂固,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生存!物竞天择,适存生存。为了生存,他们被迫收缩枝干,把对养份的需求减到最低限度;与近乎残疾的躯干相比,火山杨的根系异常发达,他们附着稀疏微薄的土壤,拼命地向远处伸展,就像一个垂死者挣扎着双手企图牢牢地抓着某根虚无的救命稻草!这些两米来高的火山杨,或许经历了百年的折磨、百年的挣扎、百年的风雨,更是经历了百年的追求!他们每一寸枝干上,都是累累的伤疤。

  在这里,我看到的是卑微而又顽强的生命。

  火山杨,你是这荒芜大地上的第一批拓荒者!

返回】 【顶部】 【关闭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机构设置 | 留言反馈

 Copyright © 2009-2020 中国农工民主党吉林省委 版权所有

网站浏览:   吉ICP备10004230号  (建议采用1024×768分辨率,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