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
     
特别专题



为祖国插上飞天的翅膀

录入:  www.jlngd.org.cn   2019/9/19  人气:117

 为祖国插上飞天的翅膀

        

 

无数次耳闻目睹神州“飞天”,每一次我都豪情满怀。

为了走进这些共和国的一线建设者,抒写他们可歌可泣的事迹,我决定对他们进行一次深入地专访。

作为临淄人,我认为在祖国飞天的壮举中,最值得写的,就是临淄人为共和国太空飞船做出的突出贡献。作为一个采访者,我忘不了这些默默无闻、可亲可敬的“螺丝钉”们。神舟返回舱凝聚了他们的心血和汗水。恐怕你不会想到,临淄的山东齐鲁石化机械制造公司“种出了自己的“人参”,这就是神舟飞船返回舱的关键部件“封头”,这一高超的技术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。

从无人飞天到载人航天,从神舟五号到即将升空的神舟十号,精益求精的齐鲁石化机械人,创造了一个个令人赞叹的奇迹,过硬的技术、漂亮的产品,支撑起了共和国航天事业的一片天空,吸引我走近这群脚踏实地,忘我创新的“机械铁人”。

不身临其境,难以洞察这些基层劳动者的正气。

王云强是神舟飞船返回舱封头分厂的技术掌舵人,他个子不高,语言不多,但精明强干,在封头一线掌勺20年,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关。采访时,他拿出图纸,对我娓娓道来:“航天封头难关不少,因为这不是一般的封头,来不得半点马虎,封头厚度要求非常严格,5MM的误差不可逾越,机械的产品必须精度上过关,要严丝合缝,粗心大意就会导致封头报废。迄今为止,他们接了20多单神舟的活,从未因质量问题返工。平时沉默寡的他,讲起自己的业务来滔滔不绝,他说:“飞船返回舱上的连接法兰全是空心的,技术要求很高,重要的是焊接时防止变形,我们进过无数次摸索、无数次失败,这项技术终于被我们攻克并日渐成熟,我们都引以为豪。”正值热天,他不断地擦汗,时有工友来请教工作中遇到的技术难题,土豆一一指教,工友们如释重负、舒心而去,他便细细地给讲解起航天封头的细节来。看到王工认真的样子,我不禁为这个坚强的航天工作者暗暗点赞。

与飞船封头对应的法兰结构件,焊接要求特殊工艺,形状、误差要绝对符合标准。压鼓弧面与样板的间隙≤10mm,翻边样板的间隙≤5mm,是绝对不能逾越的。”在神舟封头制造现场,王工说起他封头来,侃侃而谈、非常亢奋,也非常激动。

在王工身体现的是一种精益求精的大国工匠精神。返回舱有两个封头、两个法兰。王工说他们探索20多年的氩弧焊接诀窍是:“空气法兰中加满水,热量散发均匀,这好比你烙个菜饼,还要时常翻看,倘若大意,那糊了不好吃不说,里面的馅子还是生的就更糟糕。封头呢,里外两边焊接,那薄壁大直径的封头很难成形,这与烙饼一样,不可掉以轻心。”这是焊接过程中的四个技术难点,处理好了,就是一件合格的产品,王工的话让我顿开茅庐,深受教育。

敢上九天揽月,敢下五洋捉鳖。齐鲁机械封头分厂的这些工作者们,制造封头只是高难度的活之一,王工说:“我们就是干活的,这活漂亮不漂亮,不能自卖自夸。事实上神舟封头也好、导弹发射架底座封头也好,这些我们都能做到最好,当然要做就做最好。我听后,不禁对他肃然起敬。

好客的党群部郭部长说:“我们每年的业务量,几个亿,封头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,就如冰山一角。

在采访中,我得知,他们的冷旋压技术已经在国内名列前茅。世界机械制造业巨头之一,日本北海道封头厂专门来齐机公司学习、培训,齐机人非常大方,尽其所知对他们进行培训,让洋徒弟们受益匪浅,既扬了我国威,也为国家创造了财富。在这以前,技术输出对于齐鲁机械公司来说,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齐鲁机械公司也曾接不少日本的活,最有名的是日本三井造船厂的六件铬钼钢封头,这六件封头技术要求严格,容不得半点偏差,齐机人没有丝毫畏惧,勇敢的接了下来并圆满完成。他们还接了许多印度、新加坡等国家的活。

身材魁梧的封头分厂张学华厂长,不顾流淌的汗水和工作服上的油污,从工作现场跑来,说:“太忙了,我就几分钟,别见怪啊他说:“返回舱的封头制作,铆工划线下料是第一难关,旋压鼓是第二难关。“铆工班的邓文宁班长接到返回舱封头的任务时,为了保证产品质量,白天晚上连轴攻克技术难关:为了防止焊接中变形,拉紧丝一片片对起来,不厌其烦,五次三番做工装。邓班长儿子很小,老婆没工作,他一干就是60天。老婆最初不理解、时有怨言,但当飞船返回舱从浩瀚的太空着地时,她被感动了,也心里平衡了。她说:“我不关心他、不支持他,他怎么能干好呢?”。那阵日子,她变着花样给丈夫做好吃的,为此邓文宁感慨地说:“我们这活值啊。”一个“值”字,充分体现了齐机人的奉献精神。

我在繁忙的工作,对封头厂滕成武厂长进行了采访。他说:“旋压班执掌着飞船封头的最重的任务,张学华、李焕春、王卫东都是冲锋在前的尖兵。”返回舱封头的制造,劳动强度大,技术要求严,不能有丝毫的松懈。他们日夜奋战在制造现场,保证了生产任务及时、顺利地完成。造神舟7号封头时,时值严冬,返回舱封头外是冰天雪地,封头内是热如蒸笼,这冷热两重天,对连轴战的他们是严峻的考验。返回舱是球形,在外边干还好点,在里面干,人站不起来,地面还打滑,这些硬汉子们没有牢骚,弯着腰,一丝不苟地干得热火朝天,他们忘我的实干精神深深感动了我。我让他们说说工作的艰辛,这些为了祖国航天事业拼命工作的汉子们却无语了。

我看到,这个厂的厂房都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盖的,光线不好。但他们为了按时、保质保量完成返回舱的焊接任务,每天工作14-15个小时,一直干到夜里11-12点。我想如果他们不是铁打的汉子,怎么能挑得起如此沉重的担子。

旋压班李焕春师傅说起抢干返回舱封头的日子,我让他说说自己,他却说:“我没有可说的。”话题却转到了他身边工友们身上。

热火朝天赶做神舟5号封头时,恰逢王卫东年迈的父亲过生日,早上出门全家人嘱咐他一定回来给老人过生日,他一去封头现场,就把给父亲过生日的‘大事’给忘得一干二净。为了专心致志的工作,他把手机放在了更衣橱里。家里人几乎把他的电话打爆了,他仍然忘我地工作。性子急的老婆来喊他,到封头现场瞅了半天,没见他的丈夫,就扯着嗓子喊,王卫东从返回舱里钻出来,脸上的一道道黑,把这心急火燎的媳妇逗乐了。王卫东说回不去了,老婆见状也就不再要他回去了。

李焕春师傅说赶返回舱封头焊接的日子,这些人每天都是家--单位两点一线,几近封闭的日子,他们丝毫没有表现出厌倦,也没有休息过一个完整的公休日。

在这些忘我的人们中,有一个令人敬佩的巾帼,她就是朱宁宁。干神舟六号封头时,她把两岁的孩子交给家人看护,她总是早上天还不亮就进厂,夜深时才回家,等她到家时,孩子却早已经睡熟了。孩子很多天见不到妈妈,经常哭着找妈妈,深夜回到家的朱宁宁,秦吻着孩子脸上的泪痕,眼泪夺眶而出。坚强的她,第二天仍旧雷打不动的到达焊接现场。她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那就是返回舱的安全掌握在我们的手中,不干好,怎么对得起国家,也对不起自己的职责和良心。

从神舟5号到7号,当返回舱顺利返回后,看到电视实况中欢呼一片,神州大地沸腾时。齐机封头厂的这些功臣们,有的兴奋的说不出话来了,有的情不自禁的从沙发上跳起来,他们喜极而泣,紧紧的拥抱在一起。

当采访到他们的家属的时候,她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:“他这不是为了国家吗?一句朴实的话语,感动了所有在场的人,也让我流下了热泪。

采访接近尾声,我让李焕春师傅说一句感言,他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要干就干最好,永远争第一。”

齐机人,他们正信心百倍,豪情满怀的迎接新一轮考验,那就是“神舟8号、、、、、、”。

建国70年,祖国的航天事业地覆天翻,齐机人永不满足,还将继续奋战、继续攀登新的高峰、继续为国家做出新的贡献!

返回】 【顶部】 【关闭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机构设置 | 留言反馈

 Copyright © 2009-2020 中国农工民主党吉林省委 版权所有

网站浏览:   吉ICP备10004230号  (建议采用1024×768分辨率,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)